向日葵视频带你另眼看世界

*** 不过楼乙显得并不慌张,因为它们只是在望着他,却并没有对他产生敌意,甚至还对他有一些亲昵之感,这是楼乙从它们身上感受到的。

也许是感受到了楼乙的目光,它们几乎同时俯下身躯,将头贴在地面上,这时楼乙看到在左侧的沙丘蠕虫的额头之上浮现出了一个九星环绕的图案,那是他在那古寺之中进入远古回忆之时,属于黄泉的标志。

而另外一只体型更为庞大的沙丘蠕虫,它的额头之上出现的是九石环绕中央一颗圆球的图案,九石之上有线条连接并缠绕在中央那颗圆球之上,这意味着什么,楼乙自然明白。

随后在这两只沙丘蠕虫的身上,分别浮现出了一个光影,一个呈明亮的橙黄色,一个呈哑光的暗黄色,它们分别代表的是肥遗的魂与魄。

它们对着楼乙微微低头示意,而楼乙也赶紧抱拳拱手还礼,对于这样的上古异兽,他心中有的只有敬仰之情。

那一魂一魄共同凝聚出一枚光珠,它们纠缠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殊的圆球,楼乙突然感觉这圆球有些似曾相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手背位置。

他的手背上的酆字四周,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九个球型的图案,它们拱卫着中央的酆字,那肥遗的魂魄所凝聚出来的圆球,一眨眼便莫入到了其手背之中。

这时他发现九个球型中的一个,变得明亮起来,而在此刻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多了无数的讯息,这让他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自言自语道,“原来黄泉宗并非没有留下传承,原来是这样子啊……”

楼乙接收到的讯息,关乎着黄泉宗的命运,可是他却并不想肩负起这份命运,因为他并不想现在就离开此界,这里拥有他的亲人,拥有他的朋友,还有许多的承诺没有实现,他不能走!

讯息讲的是黄泉宗的九道考验,而这九道考验分别代表着黄泉九宫,肥遗宫乃是其中之一,而楼乙通过了其考验,所以被选择为继承者之一。

面前的巨大的沙舟楼兰,乃是最终胜利者的奖品,白了想要得到楼兰,就必须要在九名继任者中脱颖而出,只有他们当中最为强大的存在,才有资格引领黄泉走出困境,夺回属于自己的家乡。

学校石板路上的阳光少女图片

简而言之就是,最终的胜利者,将统御黄泉宗的一切,他们所创造出来的辉煌以及财富,都归此人所有,而这艘楼兰也将载着最终的胜利者离开此界,返回黄泉界,夺回属于他们的家园。

而在此期间黄泉宗也会挑选适合的修士,成为各个代表人的侍卫,白了就是他现在可以利用肥遗宫的力量,来为自己培植势力,让他们为自己而战,去争取九泉夺嫡的最后胜利。

这个时候楼乙似乎终于明白了那沙河盟的盟主想要做些什么了,他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各泉之匙,将自己手下派遣出去寻找黄泉宗剩余的八宫,而沙灏所在的飞沙宕,地下的无底深渊,便是肥遗宫之所在。

他倒是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即便这些人找到了剩余的宫殿,即便他们得到了各宫各泉的认可,可是只要他们通不过考验,便会直接被杀死,那么也就等同于失去了资格。

到时候他可以再安排其他人行动,但是成为了一宫狱主,便能够得到九部黄泉圣典其中一部,而以目前沙河盟这些总管事的实力,他们根本抗衡不了这位已经位列大乘期的盟主。

那么即便他们不敢参与试炼,也最终只能乖乖的交出狱主戒指、黄泉圣典以及钥匙,而得到这一切的沙河盟盟主的实力,自然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想来等到九部黄泉圣典合而为一之时,那沙河盟盟主的实力,将达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所以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付西州各方势力,甚至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而如今让他忧心的还远不止于此,沙河盟七十三位总管事,遍布西州各地,每个人皆拥有与沙灏以及霍谦同样的势力,而在他们之上还有沙河盟的盟主,以及那位神秘的老者。

这两人可都是大乘期修为,楼乙甚至觉得那位老者颇为深不可测,楼乙很想知道这沙河盟的盟主,究竟继承了黄泉九泉的那一宫。

“九宫夺嫡,唉…就莫名其妙的惹上了麻烦,这何时是个头啊……”楼乙无奈的道。

看着眼前两条巨大的沙丘蠕虫,楼乙心中多了一些想法,很明显他现在已经是肥遗宫的宫主了,那么这两头异虫,算起来就是肥遗宫的护法了。

虽然它们并不是上古异兽肥遗,但是却也继承了其一些天赋,如果依靠它们两个的话,兴许……

正在想着,突然身边传来一阵波动,有三道光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了这里,楼乙吓了一跳,连忙看向他们落下的位置。

结果三道身影之中,有两人他是认识的,而另外一位却是一位身型干瘦的老僧,他虽然形似骷骸,一双眼睛却极为明亮清澈,出现的一瞬间便宣佛号道,“希纳衍那,苦海无边,修身证己!”

这老僧眼神开阖间,有一股极为强悍的气息一闪即逝,楼乙顿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而另外两人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抬眼扫向他跟那老僧。

这二人正是沙河盟的盟主以及曾两度跟楼乙交手的霍谦,此刻他们的手背上皆有一个与他一模样一样的图案,只是那刻闪耀的星却并不相同。

楼乙注意到老僧枯槁一般的手背上,也引有同样的图案,既是眼前三人都为黄泉九泉的一宫之主,不过楼乙在意的是,他跟霍谦均为合体期修为。

而那老僧深不可测,仅仅眼神开阖间,便展露出可怕的威压,而那沙河盟盟主自不必,必定是大乘期修为,如此算来自己反而是修为最低的了……

楼乙在想据传闻这沙河盟盟主是在寻获其中一泉之后,修为突破桎梏,成就大乘之境,至于那老僧则不得而知,可是霍谦却仍是合体期圆满之境,而他也并未获得什么提升修为之物。

这意味着每一座黄泉之宫,所蕴含的宝贝并不相同,除却这最终胜利才可以得到的沙艋楼兰之外,楼乙满打满算似乎也只是得到了两只大乘期的异虫。

而且他刚才试过了,他可以带着它们一并离开,但是所要付出的代价却是目前他无法承受的,他尝试着命令它们攻击这几人,却也被拒绝了。

两头沙丘蠕虫明确的告诉他,在九宫九泉完开启前,他们彼此之间的战斗不能依靠黄泉宫的力量,楼乙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沙河盟的盟主,要组建如此庞大的一个组织了。

他自己没有办法亲自对付自己,所以就用手下来对付自己的竞争对手,而霍谦的情况暂不明朗,楼乙并不清楚他在成为一宫狱主后,为何仍然选择跟随沙河盟的盟主。

这时他发现霍谦以及沙河盟的盟主都在看着他,眼神中带着耐人寻味的神色,沙河盟的盟主道,“你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沙灏也算自掘坟墓了。”

霍谦也开道,“当初我就告诉他想办法除掉你,结果这个蠢货,最终还是死在了贪婪上!”

楼乙看着他们玩味的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计划会这么顺利,再见面时就是敌人了!”

“你还不配!”沙河盟盟主不屑的道。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楼乙不置可否的道。

沙河盟的盟主看着他,道,“自信跟自大只有一字之差,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乖乖交出黄泉圣典。”

“你那本书啊,对不起,我觉得没什么用就给扔了!”楼乙调侃道。

“哼,不识抬举,既如此便自求多福吧,我们走!”沙河盟的盟主道。

霍谦点点头,临行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两人化做两道光,消失在了楼乙的眼前。

之后楼乙转头看向盘膝而坐的那位老僧,开道,“大师还不离去吗?”

“阿罗汉,众生苦,皆因贪婪无度,自身苦皆因自寻烦恼,施主你与我明心寺有缘。”那老僧看着他道。

“嗯?明心寺?”楼乙皱着眉头道。

明心寺他虽不清楚,但是他却知道与他有仇怨的吠陀,如今是血佛寺的主持,而他正率领血佛寺攻打这明心寺,这老僧与他有缘,似乎确实如此。

然而老僧却摇了摇头,指着楼乙手腕上的那串佛珠道,“你手上的菩提如意,乃是尊师之物,他名释空,贫僧了烦。”

楼乙吃了一惊,没想到竟有这等因由,老僧双手合十化作一道光离去,在离去同时他的声音在天空回响起来,“施主,若不嫌弃,可来本寺一叙。”

楼乙抬头看着天空,许久之后叹了气,地下头来望着眼前巨大的沙艋楼兰,喃喃自语道,“麻烦啊……”***

Previous post 泡芙视频
Next post 类似千层浪的破解app